《寒單》中的女性角色──影響林正昆、黃明義的女人

《寒單》中的女性角色──影響林正昆、黃明義的女人

寒單
《寒單》雖然是一部重點比較偏向男性、且整體從兩位男性角色林正昆、黃明義角度切入的故事,可是不難發現,在他們的生命裡有著幾位對他們來說極其重要的女性,而這些女性角色,著實影響了他們的生命至深。

林正昆跟黃明義的故事,之所以如此揪心、又能夠勾動觀眾,除了演員極具爆發力與渲染力的詮釋之外,更是因為角色本身就極具戲劇張力──這一點,在劇本撰寫上有足夠的厚度與故事性,即是功不可沒的關鍵。

萱萱
‧萱萱
萱萱對林正昆來說,代表著初戀,代表著那個情竇初開的羞赧男孩,更代表著那個大好前程的準老師;而卻也因為林正昆後來的扭曲,讓這份感情逐漸變了質,充滿質疑、妒忌,與憎恨,導致了那個讓林正昆後悔莫及的悲劇發生。

自此之後,萱萱對林正昆來說,變成一份需要不斷贖罪的罪孽、變成他書包裡不能打開的秘密、也變成一份對阿義的責任跟使命感。萱萱成為一個他牢牢打在心上的結,成為他手臂的烙印。

萱萱-1
而對黃明義來說,萱萱是他此生摯愛,雖然萱萱還在世時,兩人談著台北、台東的遠距離戀愛,可是阿義心裡是認定萱萱的,萱萱亦然。因此,萱萱的離開成為重擊阿義的一顆炸彈,不只把他炸聾了、炸殘了,也同時把他心都炸成碎片了──明明在他眼前,可是卻沒有辦法救到她的自責,讓他一蹶不振。

最後,他終於搭上北上的火車,往台北移動,可是那個台北裡啊,沒有了他心愛的她。在他的生命裡,萱萱成為了錯過的一段遺憾。

許阿妹
‧許阿妹(黃明義阿嬤)
如果說萱萱的炸死意外是重擊阿義的炸彈,那麼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,想必就是阿嬤的選擇自縊。即使當時染上毒癮、自甘墮落,但阿義心裡明白的,把阿嬤逼上絕路的關鍵,其實是自己,是他充耳不聞阿嬤的叮囑與煩惱,是他讓阿嬤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跟支柱。

阿義
甚至就連最後的機會,都被自己的無能為力錯過了──這是第二次,黃明義眼睜睜看著自己在乎的人在自己眼前失去性命而束手無策,而且這一次,是他自己造成的。

某種程度上而言,或許阿義也是因為阿嬤的死亡、加上林正昆的幫助之下,才開始產生了想要重生的決心吧!在那樣的家庭環境之下,與阿嬤相依為命長大的他,很痛的是,卻是因為阿嬤的離開,讓他決心改變、「活得像個人」。

金花2
‧廖金花(林正昆母親)
母親對林正昆來說,有著感謝,也有虧欠。

母兼父職的廖金花,含辛茹苦地拉拔林正昆長大——他無盡感謝,也明白自己的努力,以及即將當上老師的光明前程,是她的驕傲,也是在苦日子裡的唯一所盼。可是他也同時明白,當自己選擇休學、並且開始走上另外一條意想不到的道路時,母親內心會有多麼失望。更遑論,一向重視教育的她,看見自己兒子走上歧路、一度進行非法買賣,有多麼心痛。

金花
而母親的不解,以及看著他擔任肉身寒單後,被炸得傷痕累累的模樣,都化為心疼。其實對於那個意外的真相,兩人心照不宣──沒明說,可是她卻都明白。書包裡的秘密、那個沉痛的真相,兩人是共同承擔、一起贖罪著的。

蘇奈
‧蘇奈
如果說萱萱讓林政昆初識愛情,那麼讓他學會愛情的,就是蘇奈了。
兩人的愛情是充滿炙熱與激情的——像是在茫茫人海中與陌生人無數次的擦肩而過之後,突然看見了那個跟自己過於相似而同樣受傷的靈魂,於是相見恨晚的他們,相濡以沫。

蘇奈2
對林正昆來說,蘇奈絕不是替代品,更不願讓她如她自己所說的一樣「當小的」。後來的他,明白了愛情的樣子——是蘇奈用生命、用愛、用她的溫柔與包容教會他的,於是林正昆開始學習責任、學習承擔。

每個人生命中都有那個影響自己很深的人,而這些生命故事堆積起來,才豐富了一個人的人生。
寒單
—— #寒單🚩2019.1.23 ——

相關文章

目前尚無相關文章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