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Fanily專訪】《惡吻》宮以騰暗藏「微幽默」老靈魂:「阿金追女生的執著…跟我有點像!」

【Fanily專訪】《惡吻》宮以騰暗藏「微幽默」老靈魂:「阿金追女生的執著…跟我有點像!」

 

文 /  姬旦花

 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把「鮮肉」二字烙在宮以騰身上,不搭。他陽光的外表下,藏著一顆老靈魂,也很有神來一筆的搞笑天份。

「劇組笑我『泡茶』帶到片場,像個老人家,後來我學聰明,換個瓶子裝,偽裝成飲料。」宮以䲢的習慣很樸實傳統,但他的言談很坦率,偶爾稚氣,偶爾幽默,反差的性格,像有一對雙胞胎住在他裡面。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不容懷疑的是,這對雙胞胎都極熱愛他的工作。採訪每一題,宮以騰會不自覺先點頭回應一聲「嗯」,專注神態,彷彿滿腔熱情就要從喉頭湧出來。我想,若演藝圈這社會是本奇幻小說,《聶小倩》是引他入夢的楔子,那麼,《惡作劇之吻》無疑是他揣著火種的初生之犢瀟灑登場。

 

圖 / 翻攝自惡作劇之吻MissInKiss臉書

圖 / 翻攝自惡作劇之吻MissInKiss臉書

 

得到角色驚訝傻住    用心雕琢「不同以往的阿金」


「欸?真的嗎?」是宮以騰得知試鏡上「阿金」後第一反應,傻愣,腦袋啪的一聲全白了。身旁親友都說「這部戲之前很紅耶」、「汪東城演了阿金為觀眾熟知」,明白《惡作劇之吻》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,宮以騰難掩緊張。

宮以騰選擇從《淘氣小親親》漫畫著手角色功課,曾瀏覽不同版本的電視劇,但沒全看,「我很怕被影響,會去『學』他們的表演方式」。宮以騰認為,日版阿金很酷,汪東城版本的阿金更憨直一些,自己演出的阿金則是很衝動、執著,但偶爾有對月琴「熱情冷卻」的時候。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宮以騰解釋:「我試著一步步堆疊對月琴的感情,不會一開始全部傾洩而出,例如,第一次被月琴拒絕,到第二次、之後的無數次打擊,阿金對月琴的反應是不一樣的!」

 

 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

 

宮以騰像阿金為愛執著   和吳心緹對戲有默契

問宮以騰和阿金相像之處,他回答:「陽光的個性,還有…追女生的方式…跟我有點像(羞笑)。」他認為,阿金追月琴,像隻打不死的蟑螂,自己雖執著,更佩服阿金的毅力。接著強調:「追女孩我要很有把握才會出手,不會輕易冒險,因為怕被拒絕(笑)。」

聊到合作前對吳心緹的印象,宮以騰指出,就是「好啊好啊」的汽車廣告,覺得她很可愛,相處久了,他開玩笑表示:「她私底下滿吵的(笑),比我想像中更活潑外向。」接著說:「我們私底下玩在一起,畢竟是同輩,沒距離感,對戲滿有默契的。」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

私下兩人感情好,宮以騰忍不住爆料:「吳心緹有個零食袋,每天不停在吃草莓巧克力棒,後來改吃香蕉口味,我都覺得她要變猴子了(狂笑)!但她也勤健身練腹肌維持身材!」

談及工作上的心緹,宮以騰收起笑容,「她準備功課非常紮實,在片場,對角色的狀態、記連戲動作…等等,她都做好做足!有次聊天,心緹說她會畏懼哭戲,開拍後,我發現她在情緒戲的表演愈來愈敢去挑戰自己。」宮以騰對吳心緹讚佩不已。

 

 

宮以騰生日驚喜,與導演合影留念。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

宮以騰生日驚喜,與導演合影留念。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

 

感恩導演語重心長   耐心對待難能可貴

「導演是個非常非常有耐心的人」,宮以騰開頭即吐出心裡話,終於逮到時機感謝導演。

宮以騰感銘心切地說:「拍片時,導演當然會有情緒焦躁的時候,但他從來不催促演員、對演員兇,反而會給我們更多時間去準備。每一場戲,導演會鉅細彌遺解釋給演員聽,上、下場次連戲的情境、需要的情緒,瞭解前因後果,討論出對每一場的方向共識,很難能可貴。

一場在小吃店對月琴告白被拒絕的戲,宮以騰最為印象深刻。他說:「那天導演告誡我『你今天狀況非常不好』,這句話,已是平時他講的話裡最重的一句。」忐忑不安的宮以騰,感謝導演語重心長提醒,讓拍戲轉場間,在「開心」、「悲痛」情緒中不停轉換而有些吃力的他,能更進入狀況去思考如何準確表演。

 

 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

 

悲歌助入戲   宮以騰的落淚歌單

神采奕奕個性樂天的角色阿金,被月琴拒絕、看見植樹月琴恩愛,難免也會碰上低落心情,「我會把我難過的情緒記起來。」每當我聽到一首歌很有感覺的時候,就把它收進歌單。此時,宮以騰賦予角色情緒的反差,就顯得格外重要。

宮以騰透露,為使自己更快進入角色的情緒,會在手機內建立不同心情的「歌單」,譬如「催淚歌單」、「雀躍歌單」…等等,會將其分類,並在每天一早出門,視情緒不同,播放適合的歌單培養情緒。

他索性低頭滑手機翻找「催淚歌單」,裡頭包含:蕭煌奇「上水的花」、周興哲「以後別做朋友」、曹軒賓「可惜不是你」、畢書盡「我還想念你」……只要情緒對了,國台語歌都愛聽。

 

 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 

最難忘的生日驚喜

「有一場戲,是再來一次就會崩潰的!!!生日被整的那一場。」宮以騰餘悸猶存般回憶著。

「當天是我和金粉團的戲,其他演員在KTV等我唱歌慶生,拍攝順利只剩一場,導演突然說『再給我一次機會重拍』,我不疑有他,心想賺到機會,當然要好好表現啊!。」殊不知一腳踏進NG的無盡深淵。

「咦?剛才攝影機不是擺在這啊?」他忍住疑惑的OS。直到被導演刻意大罵:「欸阿金,你有沒有在看位子啊!」他不敢頂嘴,默默不斷重覆走位。宮以騰無奈說:「光位子就走了上百次吧,在現場做伏地挺身,想辦法讓自己放鬆!」面對打擊,宮以騰很恐慌:「最後,燈熄了、攝影機斷電,導演很兇地問『搞什麼,為什麼燈會熄?』工作人員冷冷地回:『沒辦法,我們公子把電用光了!』」

那場戲,讓宮以騰忍不住思考「到底適不適合在演藝圈?自己到底會不會演戲?」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、惡吻臉書,Fanily製圖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、惡吻臉書,Fanily製圖

宮以騰接著說:「最後導演喊:『宮以騰你來看你自己的表演,爛到一個不行!』我只好硬著頭皮,拖著沈重腳步走過去,很認真在看螢幕,突然眼睛一片黑,派啊瞬間飛過來,砸在我臉上,我心想:『哇塞~真的假的?認真的嗎?』」

還沒緩過來,宮以騰不顧臉上的派,不斷問導演:「剛剛那顆鏡頭可以嗎?」導演大笑:「你白痴啊!早就可以了好不好!」他這才鬆口氣,忍不住眼眶泛淚。他表示,感謝劇組用心計畫「驚嚇慶生」,犧牲收工時間 ; 也謝謝演員們超講義氣,在KTV等了兩個小時,真的是一次超級難忘的生日回憶。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、Fanily製圖

宮以騰趕去KTV與李玉璽、吳心緹等演員會合慶生。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、Fanily製圖

 

 

學生身份兼顧課業   期許累積成績令家人放心

目前就讀德明財經科技大學國貿系四年級,宮以騰面臨兼顧「課業」與「演藝工作」的難題,壓力大不大?他神色自若地表示:「感謝學校老師很幫忙,我跟同學感情也不錯,會借筆記準備考試,我也會多做報告去彌補這一塊,另外,《惡作劇之吻》劇組同事都很好,幫忙安排時間,讓我能準時上課,兩邊都會協調好!」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我們接著問,從被挖掘入行出道,家人支持你的演藝工作嗎?宮以騰坦言:「家人當然會擔心,但我會盡力去做好、繼續努力,做出成績給他們看見、讓他們放心。」

 

 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、網路,Fanily製圖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、網路,Fanily製圖

 

 

愛纏莫子儀討教演技   惡吻磨練口條進步

宮以騰曾於臉書上分享,接演《聶小倩》 的「耀星 」一角,接觸表演並愛上表演,其中最大的啟蒙貴人正是當時的男主角莫子儀。「莫哥對我而言,不是遠在天邊的偶像,他是我很感謝、很敬佩的演員,在演戲和表演上影響我很多。」談起莫子儀,他深邃的眼眸炯炯發光著。

宮以騰興奮說道:「和他對戲時,能感受到他給我的東西非常強烈,許多戲我們是即興發揮「玩出來」的。還記得,每次收工我就蹲在他旁邊,看他怎麼演,我很常去煩他,請教表演問題,他總是耐心解答。」更透露,《惡作劇之吻》開拍前,也請教莫子儀,「莫哥有開書單給我,也告訴我,要放心去玩、去交朋友!」宮以騰說。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、網路,Fanily製圖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、網路,Fanily製圖

問他《聶小倩》、《惡作劇之吻》兩部戲後,認為自己表演上的轉變在哪裡?宮以騰深思半晌,真切誠懇地說:「昨晚半夜醒來,就在想這個問題。第一個,口條吧!雖然口條仍待進步,但跟耀星比較,這次我有刻意放慢語速,去注意「聲音表情」,也對自己的表演更有把握。」

剛入行懵懂的宮以騰,初入片場,經常忘記等機器到位再做表情,如今經過《惡作劇之吻》的磨練,對現場走位或拍攝的眉角訣竅,不再那麼生疏。

 

 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 

 

 

不怕被「陽光」二字定型   不走言情深愛寫實劇

在《惡作劇之吻》中,宮以騰迎來許多學習與挑戰。譬如飾演一位廚師,廚藝就成了基本功。問他覺得這些挑戰困難嗎?他自信回答:「都還好,演戲時,不太會顧及受傷或是累,像是一場揍牆壁的戲,就真打!去體會痛,用力去試那個感覺。」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

圖 / 翻攝自宮以騰臉書

陽光的外型,對他來說,是出眾的利器,抑或是被定型的枷鎖呢?

宮以騰:「我不怕『陽光』這個詞,但有機會的話,會想嘗試更多不一樣的劇種與角色,譬如說「殺手」、「很窮困潦倒的人」,他舉例《樓下的房客》,很「憧憬」穎如幾乎沒台詞卻使人「不寒而慄」 ; 或任達華飾演的房東,發瘋與清醒之間,如何讓觀眾去相信他?

最欣賞的演員是吳慷仁、莫子儀,他喜歡「寫實劇」,人與人間很真實地去碰撞情緒,而非刻意去演「帥帥的」言情類型。若下個角色需要演大胖子呢?宮以騰大笑:「瘦下來後就告訴自己,再也不要變胖子!減肥真的太辛苦了!『扮醜』可以,『增肥』若夠值得,也願意嘗試!」

 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 

 

三個hashtag形容自己:微幽默、陽光、冷酷

演藝圈新生代男星各顯神通,身為「戲劇新鮮人」,請問三個形容詞向觀眾介紹自己。

圖 / Fanily記者攝、製圖

圖 / Fanily記者攝、製圖

宮以騰:「『微幽默』,有時會蹦出一些滿有趣的話,但不是每次都能逗笑大家。『陽光』吧!我很熱愛運動,像是籃球、游泳、網球、飛鏢。第三個,『冷酷』吧,沈澱自己、與自己對話的時候。」

宮以騰坦承個性較慢熱,「以前遇到陌生人會出現防衛感,習慣先去觀察人,對不熟的人會有戒心,通常是對方先跟我攀談,熟了之後就交朋友。但現在轉變很多,希望『廣結善緣』!」

當初,朋友一句『為什麼剛認識你時這麼跩?看起來很兇!』才讓宮以騰驚覺,自己必須轉變。「因為進了演藝圈,工作上需要面對更多的人,擔心被留下不好的印象,所以,會提醒自己要開朗一點。」宮以騰說。

 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圖 / Fanily記者攝

採訪前,宮以騰剛結束拍攝趕到現場,提了一袋飲料請大家喝,他不在意自己的累,撓著頭直賠罪。談話間,我發現,他很像沈澱、成熟的「阿金」,對喜愛的事物仍保有熱血沸騰,但知曉世事不光靠爆衝就行,懂得謙卑、細心,使他更有魅力。

期待《惡作劇之吻》的阿金,令觀眾看見宮以騰的明星魅力。未來的每一哩路,穩穩踏實地踩著。

 

 

《惡作劇之吻Miss In Kiss》播出時間:

LINE TV
12月8日起,每週四五六中午12點,每集30分鐘。

東森超視33頻道
12月11日起,每周日晚間7點,每集90分鐘。

PPTV
12月8日起,每週四五六凌晨零點,每集30分鐘。

 

 

💋💋💋更多關於宮以騰👎

出道廣告「曼秀雷敦潤唇膏」

 

國民年下男~宮以騰👎👇👇

國民年下男發威~韓國有徐康俊、陸星材 台灣下一個癡情小鮮肉就是他–宮以騰!

【圖多】演藝圈新面孔小鮮肉懶人報!滑都滑不完的帥哥特輯一次擁有~

 

 

#惡作劇之吻  #專訪  #宮以騰  #金支柱  #阿金  #首頁  #MissInKiss